菜单

与玉林吉星楼有关的名人往事

2016-08-08 黄继军 玉林新闻网-玉林晚报

吉星楼位于玉林旧城内解放路与和平路交会处,吉星楼老板肖兆阶,东门街人,自幼家贫,目不识丁,1919年夫妻在军中街(现解放路玉州公安局对面)经营粉店,粉店原无店名,又因店主眼珠特别突出,加上两眼常被烟熏火燎得流泪通红,人呼其绰号为“丧门吊星”,家人亲友感到此称呼甚为不雅,故逢节喜庆拜访介绍时改称其为吉星,以求吉祥,从此市民皆以“吉星”代替“丧门吊星”,该店亦命名为“吉星楼”。

吉星楼在肖兆阶夫妻苦心经营下积累了一定的财富,不断收买旁邻铺屋扩建增建,把吉星楼建成为当时鬱林最高级的具吃饮、玩乐、食宿功能的综合酒楼,档次相当现今的丽晶国际大酒店,是当时名流富绅交际必去的场所。

解放后,因历史原因,吉星楼卖给玉林县百货公司批发站,吉星楼从此退出历史舞台。但其作为当年的名楼和名流聚集之所,这里不妨说两则与之相关的历史名人故事,以飨读者。

李宗仁看相连升三级

1920年,李宗仁驻扎鬱林城。时常在吉星楼与政要名流富商交际吃饮玩乐。

一天,李宗仁与上司在吉星楼酒足饭饱之后商量如何消遣,李宗仁侍从罗生提议去相师“重贤豪”苏某处看相,以求前途,说苏某相术十分灵验,众人一致赞同,说就算不灵玩玩也无妨。

鬱林城相师众多,最有名的当数广东高州相师,当时有一高州苏姓相师,号“重贤豪”,寄寓住在吉星楼斜对面的苏氏宗祠(原解放路玉林镇政府驻地)。李宗仁跟着司令黄业兴和上司帮统蒋琦等众长官到了苏氏宗祠,相师“重贤豪”苏某为众长官看完相之后,发现李与众不同,提出为李看相。

李称自己反对迷信,并不愿意看相。其实那时李还是营长,在众长官中官职最小,当然不敢造次,反对迷信只是推托之词。苏某提出不收相金也要为其看相。在众长官怂恿下,李不好推辞,就让苏某为他看相。结果,苏某语出惊人,说李的面相特异,官运亨通,将来一定在一年之内官职连升三级。有人问:“连升三级以后又怎样呢?”答曰:“鹏程万里,前途无疆。”众人大笑恭贺。

果然,次年粤桂战争重开,李宗仁的上司帮统蒋琦在高州石鼓圩战役中阵亡。司令黄业兴就将李宗仁升为帮统,未几,又从帮统升为统领。几个月后,李宗仁受粤军陈炯明收编出山,被任为边防军第三路司令。这期间恰恰是一年中“连升三级”,正应灵了“重贤豪”之说。这件事一直使李宗仁觉得极为“不可思议”,“重贤豪”苏某为此也更名声大噪。

李宗仁鬱林看相“连升三级”的故事从此在鬱林民间广为流传,几十年后李宗仁将这件事写进了自己的《李宗仁回忆录》(第103-105页),可见此事并非空穴来风、民间传言,只是粤语与李宗仁讲的桂林官话差误,把相师“重贤豪”苏某误记为崔某。

鲁道源兵败夜宿吉星楼

鲁道源,字子泉,自号铁翁。云南省昌宁县人,云南讲武学校第十三期毕业,1949年6月16日升任第十一兵团司令官。1949年底,中国人民解放军横扫祖国南方大地,国民党军队一败涂地节节败退。白崇禧命令第十一兵团司令鲁道源、副司令胡若愚率部从云开大山向雷州半岛撤退,最后退守海南岛。

谁知解放军进军神速,从广东包抄猛追,1949年11月27日下午在广东信宜和与广西容县交界处截住了鲁道源部队,鲁道源只得退守广西容县杨梅一带设防,当时鲁道源指挥部设在容县绿荫,副司令胡若愚亲临杨梅防线督战。1949年11月28日早上,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43军127师势如破竹地突破了杨梅防线,副司令胡若愚被击毙,司令鲁道源闻讯后匆忙向北流、鬱林逃窜,28日半夜逃到鬱林。

据当时任吉星楼经理陈业基回忆:28日深夜1时多,被阵阵剧烈敲门声惊醒,只见门外有许多全副武装的蒋军和吉普大小军车,叫喊:再不开门就炸门了!大门刚开,数十名全副武装的蒋军立即冲入,封锁了吉星楼全部通道。经交涉,蒋军包下吉星楼三楼,在卫兵齐声敬礼声中,众军官簇拥着司令鲁道源登上三楼,鲁道源神情疲惫,非常狼狈,他低垂着头,自言自语,活象斗败的公鸡。其副官要求搞些食物给他们裹腹,半夜三更哪里去找食物?于是只好搞了5斤面条和一斤腊肠煮给他们吃。

鲁道源住下吉星楼后,其他蒋军也占用了吉星楼对面的智昌号杂货店,架起电台繁忙联络。29日早上,当地政要频繁来住,鲁道源在果然酒家订下下午4时的酒席宴请鬱林政要,从吉星楼服务台摆放的请柬来看,有军政头目罗活、县长伍廷钧、周益雄等。大约下午3时,北流方向炮声隆隆传来,鲁道源看到解放军追兵快到,宴席也没来得及吃,就率蒋军匆忙离开,驾车向西绝尘而去。

据历史记载,鲁道源广西战败后退进越南。1952年赴台湾,历任“国防部”中将参议、国民大会宪政研讨委员会委员。1985年3月12日在台北病逝,年85岁。

原标题:与吉星楼有关的名人往事

责任编辑:刘子扬

手机版 电脑版 留言 电话 QQ 地图
下载“掌中玉林”,获取更多玉林本地资讯 X